爱情的火候

 因我曾做过心理医生,朋友竟把他出现早恋倾向的儿子送到我这里接受心理辅导,我哪里有什么绝招,可朋友丢下儿子就走了,说一个小时后来接。
  
  冬雪已下,路上一片湿滑,朋友的车冒着白烟,歪歪扭扭地开走了。www.xskkw.com
  
  我领着他的公子,回到我的住处。这里只是个单身公寓,简单得简直有些简陋,我调高电暖器的温度,准备开始谈话。其实,我的心里实在没底,凭经验,孩子一旦沾上早恋,家长老师很难扭转乾坤。
  
  孩子其实也不过是初中二年级,还小,这时,只弱弱地看着我,也没有其他的话。看着他的样子,我想起了自己上初中时猴急早恋的苦涩滋味,于是,突然不想谈早恋的问题了。我看看表,问他:“你饿吗?”
  
  “有点儿!”孩子答道。
  
  “我也饿了,咱们去街上买火烧吃吧!”我说着话就要带他走。
  
  “别,我爸说,待会儿来接我时,会请您好好吃一顿!”孩子阻止道。
  
  “不了,我不习惯上街吃饭,清粥小菜配火烧,我的最爱,走吧孩子!”我说道,并顺手带上了门。
  
  大街上人流稀少,昏暗冷清,远远地看见一盏明灯在闪烁,那是老刘头儿的火烧摊,已经开了十八年了。
  
  循光而去,我站在雪地里,等这一炉的火烧出来。www.xskkw.com

  老刘头戴着棉帽,手拿火钳,熟练地翻着炉中的火烧。一炉炭火烧得正旺,红红的炉膛,熏人的热浪,配上斑驳的炉壁,让人看了是那样的温暖和熨帖。
  
  

      两分钟后,火烧的一面烤熟了,黄黄的,脆脆的,另一面却还露着白面的原色。老刘头把这些火烧取出来,他需要依照程序上一层油,继续烤。火烧堆在一个箩筐当中,等着被老刘头一个个收拾。身旁的这个孩子却冻得不行,一边搓手,一边跺脚,忍不住时,伸手拿了一个,一口咬下去。
  
  老刘头一见,马上斥道:“还没好,不能吃,吃了会拉肚子!”
  
  其实,老刘头的话音未落,这孩子也尝出了生面味,遂丢了回去。老刘头笑道:“让你别急嘛,生的火烧是不能吃的,再等一会儿吧!”
  
  炉火继续烧,红红的火苗搅动满天的寒气,我笑着拍一拍这孩子的肩头,说道:“别急,很快就好。”
  
  “这个火烧还是你的,你咬了一口,就不吃了,你得负责!”说着话,老刘头熟练地把这个火烧又放进了炉子。
  
  两分钟后,老刘头揭开炉盖,只见一圈儿的火烧围着撩人的火舌,个个饱满好看,老远就飘着一股麦香。拿一个在手,咬一口,一股热气冒出,白白地像升腾在空中的雾气。因为烫手,这孩子将捧在手上的火烧边拍边吹,时不时地咬上一口,嘴里直夸:“好吃,比汉堡还好吃!”
  
  老刘头笑道:“火候到了才会好吃,对吧?这是你咬的那个,也一并拿走。”
  
  我笑着又拿了几个,付了钱,带着这孩子走。回去的路上,我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其实吧,爱情的真味,就像这火烧的麦香味一样,本色、单纯,不到火候出不来,你急了,提前尝一口也只会丢在一边,不过,一个咬破的火烧好负责,被你伤害的‘爱情’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耐心等待你爱情的火候,好吗?”
  
  孩子没有回答,只捧了火烧在手,细细地品嚼。一个月后,他父亲告诉我,孩子真的摆脱了早恋。我在想,这其中是不是有这个火烧的功劳呢?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xskkw.com/aiqinggushi/12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