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幸福过了谁

她们,原本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也许,她们曾经在路上相遇过,但那只是一个擦肩,不会有驻足,不会有对视,更不会有微笑因为,她们是陌生人。。。。。。。。。。。。
 
但是,她们进了同一家门,嫁了一对兄弟,于是成了妯娌,大女人嫁的是哥,小女人嫁的是弟分家的时候,家里的老人明显偏向小的,大女人表面点头表示赞许,但看着小女人乐呵呵的扭着水蛇般的腰从面前飘过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泛了一阵酸,突然,她凸起的肚子里,有了一点小动静,她低头轻轻的拍打着肚子,一种幸福感顿时在她心里弥漫开来。。。
 
大女人生了个大胖小子,村里的小媳妇们都赶过来贺喜,看着正在端茶倒水的小女人,就打趣的问道小女人:你那腰咋还那么细呢,啥时候吃你家的喜蛋呢。小女人红着脸走开了,大女人突然就得扬眉吐气了。
 
小女人与男人出门去广州打工了,听村里人说,那地方遍地是金子,一个月的工资能抵农村半年的收成,果然,过了两月,小女人给家里的老人汇了一笔钱来,大女人,有点呆不住了,但她要奶娃,脱不开身,就想鼓动男人出去,男人说:他一走,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怕她一个女人扛不住。不过,大女人还是大女人,眼睛一转,一个新主意又出来了,她与男人起早贪黑,将自己家的几个山头,种满了树,树林里面,养了鸡,养了羊。两年过去了,大女人家的房子变大了,变敞亮了。两年过去了,小女人回来了,挺着个大肚子回来的。小女人,生下了个女儿,大女人听闻小女人奶水不够,便跑去山上捉了几只老母鸡给小女人送去,进了院门,大女人看见小女人半躺在床上给女娃喂牛奶呢,小女人说,现在城里人都给孩子吃奶粉。大女人觉得她又有啥东西丢了。
 
在大女人还没整明白她到底丢了啥东西的时候,有一样东西,却突然的就离她而去了,大女人的男人在山间劳动时,突然就倒下了,还没到医院,就咽了气,大女人怎么就想不明白,她的男人怎么就这样说丢就丢了,大女人觉得她的天塌了,她在小女人那失去的东西再也找不回了。
 
但,很快,事情发展到超出了大女人的想象。小女人的男人,在广州出事了,车祸,听说尸体都没找全乎,因为害怕老人承受不住一下失去两个儿子的噩,便打算瞒住两老人,小女人男人的骨灰被拿回来的时候,都不敢往家放,只能放在大女人家在山上搭的一个看鸡的棚子里,小女人天天坐在这棚子里抱着男人的骨灰哭得昏天暗地的,大女人一边喂着鸡,一边时不时的看小女人一眼,尽管,她也很悲伤,但她突然的觉得心里的某个坑被填平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xskkw.com/aiqinggushi/13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