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头像的感人爱情故事

你会陪我走到尽头吗?” 
“不会,因为没有尽头,我要陪你一直走下去,直到双鬓斑白,直到子孙满堂……” 
整个下午,天空都是静静的飘着雪花。 
深夜的窗外因为积雪的存在而有些微的光亮,一片死寂中,只有雪花依旧一片一片放纵地舞蹈,尽兴而倔强。 
辰逸昏昏的躺在床上眼睛始终盯着电脑屏幕上的QQ,看着那个昵称叫“夏花绚烂”的的头像,与自己的“秋叶飘零”比起来,显得那么刺眼,那个头像永远是灰灰的静止在那里,他一直盯着,希望突然会看到“夏花绚烂”跳动着亮起来。 
辰逸依然死死的盯着屏幕,只感到脑袋一阵一阵的迷糊,上下眼皮止不住的打架,恍恍惚惚中沉沉睡去,好像做了一场梦。 

一 
寒假就是无聊,呆在家中的辰逸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摆弄着QQ,在查找的选择框中选择南京,18-21岁,性别女,想以此来寻找他的缘分,其实并不抱什么希望的,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比较实在。 
无意中他发现有个叫“夏花绚烂”的,而自己叫做“秋叶飘零”啊,这也太巧了吧,辰逸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难道这就叫做缘分?
“你好,我叫辰逸”他第一次这样毫无顾虑地在键盘上敲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好,我叫诗琪”她很快给予了回复,似乎也是没有任何的顾虑。 
“很高兴认识你,从昵称看你很活泼开朗啊……” 
“好巧啊,你竟然会叫秋叶飘零,我猜,你一定很忧郁了!”…… 
二 
辰逸牵着诗琪的小手小心翼翼的走在被樱花覆盖的小路上,五月的季节里,诗琪学校的几十株樱花树齐齐绽放,粉红色的花瓣弥漫了整个校园,为一对对恋人的幽会制造着浪漫,一阵细风吹过,枝丫上的一瓣瓣的樱花即刻随风洒落,把香气铺展到校园的每个角落,让每对恋人呼吸到恋爱的馨香,幸福的味道在校园里随处可见。 
辰逸一直看着身旁的这个女孩,他想,如果能够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该有多好,自己一定会好好爱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诗琪突然转过头坏坏的看着辰逸,让他低下头,她的嘴唇贴到他的耳边,轻轻地问: 
“你会陪我走到尽头吗?”诗琪凝视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不会,因为没有尽头,我要陪你一直走下去,直到两鬓斑白,直到子孙满堂……”辰逸把她揽入怀里,抱得紧紧的,似乎永远也不会松开。 
第二天,辰逸的QQ个性签名写到:你会陪我走到尽头吗? 
诗琪也心照不宣的改了个性签名:不会,因为没有尽头,我要陪你一直走下去,直到两鬓斑白,直到子孙满堂…… 
三 
恋爱中的青春男女无疑是最幸福的,诗琪有时会撒撒娇,耍耍小性子,辰逸也嘻哈着给她说些玩笑话。 
辰逸经常硬拉着诗琪去爬山,他要诗琪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那样才能一起白头到百岁嘛! 
“到百岁?哼,你想的美呢!”诗琪一脸不屑的样子。 
看着诗琪气喘吁吁的的爬山,有时辰逸还真是不忍心,诗琪看出他的心思,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给你一个表现自我的机会,驼我上山吧。”辰逸说什么也不肯,最后又实在拗不过诗琪,只好把她背到了山顶。 
夕阳西下,“好美啊……”诗琪感叹着。 
诗琪依偎在辰逸的怀里,他们坐在高高的山岗上,看满天的烟霞缭绕,夕阳下的天空,一片一片的绯红,像害羞的少女的脸,映照着山岗上这对幸福的恋人。霞光如海,远远看去,无边无际。 
辰逸指着眼前无边的云霞对诗琪说“看,那就是我们的幸福,无穷无尽……” 
记得一个个雨天里,给诗琪撑伞的辰逸总会有半个肩膀是湿湿的;记得一个个凛冽的冬日里,辰逸总是会多披一件外套,准备着随时给诗琪披上;记得一个个过马路的时刻,辰逸总会不自觉的走到诗琪的左手边;记得…… 
辰逸记得这一切,诗琪更是把它们深深的烙印在脑子里,这样的关心与呵护,她又怎么能够忘记呢。四 
他们的恋爱一直进行的如火如荼,24小时中随时会在QQ上纠缠起来,随时会发去几条短信,随时会打下电话,有时还会在寂静的深夜里窃窃的说着悄悄话,一日一日,一夜一夜,时间在他们动听的金沙线上中悄悄地流淌,满园的樱花早已凋谢,零落成泥碾作尘了,春的气息也不知何时没了踪影,夏日的炎热令人焦躁不安,他们也都熬了过来,转眼间,白昼已越来越短,秋的清冷已经渐渐袭来。 
他们已经不似初相恋时的甜蜜与缠绵了,总是会有大大小小的摩擦,有时一件毫无紧要的小事就会引来无休止的争吵。 
有一次诗琪在辰逸散乱的书桌上看到了一件饰品,她当即转身就走,她伤心了,那是给他过生日时送他的啊,他怎么能放在那里呢,即使是不值什么钱,至少也有点纪念意义啊,可他……可他却把它放在了那杂乱不堪的书桌上,诗琪越想越难受,他一定是不在乎我了,他一定是不再喜欢我了,诗琪几乎是哭着跑回去的。 
辰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诗琪好像很气愤的跑了出去,又怎么了啊,整天疑神疑鬼的,累不累啊,辰逸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几天的诗琪,总是对他产生怀疑,弄的他都烦透了,也懒得再去解释了,她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他是累了,不想再做多余的解释了,他没有跑出去追她,让她跑,看她还能怎么着了。 
虽然辰逸也很气愤,但他确实还是爱着诗琪的,那种爱的感觉,他相信一辈子都会一直存在。 
五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结婚后有七年之痒,更何况是他们的恋爱呢。 
两个人的距离越走越远,他们中间似乎多出一堵无形的墙,彼此看不见了对方,把他们的心灵沟通完全割断,他们的爱情奄奄一息了。 
辰逸想要补救些什么,试着和诗琪去沟通,试图找回恋爱的感觉,诗琪认为,他们之间的鸿沟已经无法再跨越了,以前的那种种感觉,都一去不复返了。他们曾经尝试,但总是矛盾重重,相互之间失去了最初的坦诚和信任,一切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夕阳西下,还如昨日,满眼的烟霞依旧灿烂,只不过在他们眼里都变为了血色,残阳如血,他们看到的,只是无尽的凄凉与悲哀。 
六 
“我们还是分手吧”诗琪首先提了出来。 
辰逸其实早就料到了这一天,只是当这天真真切切的来临时,还是感觉到不知所措,将近两年的情感,难道就这样结束,就这样化为一段悲痛的回忆?他不甘心。 
“就没有一点余地了吗?其实我还……”他还是那样爱着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起的时候却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感觉,他还想再做最后的挽留。 
“不会有余地了”没等辰逸说完,诗琪就坚定的打断了辰逸的一切幻想,她相信自己的感觉,她确信辰逸早就不爱她了,不爱就不爱了,干脆一切都做的决绝些。 
“还可以做朋友吗?”分手的恋人也许最不适合的就是做朋友,有点藕断丝连,辰逸还是报有幻想,幻想着某一天他们还可以回到从前,回到他们那“没有尽头”的誓言,回到夕阳下相互依偎着的幸福情侣。 
“可以呵”诗琪的回答让辰逸有点出乎意料,但还是有点欣喜,毕竟幻想还没有就此幻灭。 
诗琪的嘴角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露出难以捉摸的微笑,她已经知道以后要怎么做了。而辰逸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七 
从那之后,再无诗琪的消息。 
据说,她随父母去了海南,不会再回来了。 
辰逸发短信,没有人回,打电话,已经停机了。 
QQ,这时的辰逸又想起了他们初相识的地方,他打开QQ,她的头像始终是灰色的,他等着,等着她头像跳动的那一刻,他要告诉她,他还爱着她…… 
辰逸醒了,醒来的第一眼还是望向了电脑屏幕,眼神中充满了失落。“夏花绚烂”依然是灰色的,夏花绚烂,怕是早已不再绚烂了吧,辰逸暗忖道,或许只有秋叶飘零才是真的啊。 
窗外的雪已经开始慢慢消融了,可辰逸的心却还似分手时的冰凉,他还清楚的记得分手的那个深秋,诗琪答应他的话: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可以呵” 
诗琪的回答他记的那么清晰,只不过现在一无所有了,诗琪怎么可以这样骗他呢,她为什么要骗他呢? 
QQ音乐播放器里还在一遍一遍的播放着许嵩的新歌《灰色头像》: 
昨夜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们回到手牵着手 
醒来的失落 
无法言说 
打开了qq 
聊天记录停步去年的深秋 
最后的挽留 
没有说出口 
我们还是朋友 
是那种最遥远的朋友 
你给过的温柔 
在记录之中 
全部都保有 
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 
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心贴心的交流一页页翻阅多难过 
是什么坠落升空 
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 
暖色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打开了qq 
聊天记录停步去年的深秋 
最后的挽留 
没有说出口 
我们还是朋友 
是那种最遥远的朋友 
你给过的温柔 
在记录之中 
全部都保有 
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 
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心贴心的交流一页页翻阅多难过 
是什么坠落升空 
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 
暖色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当我发现所谓醒来其实是另一个梦 
(你不在这世界) 
梦的出口散不开的浓雾太沉重 
(你不在这世界) 
就算当初声嘶力竭作苦苦的求你留下别走 
也没用 
灰色头像静静悄悄不会再跳动 
我的绝望溢出胸口 
是什么坠落升空 
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 
暖色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绝望溢出辰逸的胸口,呆呆地坐着,听着这首伤痛的歌,他的眼角,分明有一滴一滴的泪水,正往下流…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xskkw.com/aiqinggushi/14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