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云和她的“虚拟情人”

“我不希望我们真实地介入对方的婚姻,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份纯精神的爱,能有人聆听我的烦恼与心情,能让我痛痛快快地哭一回。”

若云轻轻的叹息:“幸运的是他能懂得我,也能理解我,这就够了。”

那天,女友若云在电话里说:“我好想哭,却哭不出来。”

接下来若云叹息地说:“我真的好想找个情人。”

情人对现代人而言,已不再是陌生也不再遮掩,它甚至可以是“正大光明”。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不会吃惊,可对于若云我还是感到惊讶了。

若云是那种很斯文雅致的女子,是那种在男人眼里很正统的女人。可如此古典的若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而且她还有一个令大家羡慕的婚姻,有一个帅气而十分爱她的丈夫。

若云说:“是的,他对我很好,但他不了解我,他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甚至想哭都找不着地方。”

我无语,人们看到的都是“模范家庭”在人前的和美。而很少有人能体会那层光环下的酸楚和泪水。若云在人们羡慕的目光里欲哭无泪。

作为女友的我不知该劝若云去正视生活,还是默许她找个情人。

我只有做个出色的听众,任若云在我面前吐露她的郁闷。若云并不想听那些生活的道理,她缺少的只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只是若云的那些话令我感触颇深,为什么夫妻亲密却有间?为什么最亲近的人有时却感到最陌生?是什么促使一个好又人萌生找情人的念头?

放下电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我发现自己也好久没有哭过了,我怀念那种哭出来的感觉,可我同样没有可以放置眼泪的肩膀。

在丈夫们日益粗糙起来的时候,女人们的眼泪便无家可归,它只能在眼眶里打转,最终再默默地咽回去。

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人们不需要让人变的优柔与牵绊的眼泪,女人们的梨花带雨似乎只属于少女时代的初恋情人。那同样年轻的如青果般的毛头小伙才会问你眼泪的由来,才会揣摩你的心情,才会用惊人的耐心面对你可能毫无来由的泪水和如三月般多变的情绪。

好久,再见若云时,她的脸庞红润了许多,心情也极其明朗。我打趣她:“是不是真的找了个情人?”

若云愉快地点头笑着:“难道不可以吗?”若云一脸的认真与灿烂,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个真实。

在我们常去的那个“伊人餐厅”,若云告诉了我她和她的情人的故事

在现实中对情人望尘莫及的若云,在网是遇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比她大好几岁,也已经结婚了。他们在网上可以说是相见恨晚,而最让若云打动的是那个男人的一句话,他说:“你想哭就哭出来吧。”虽然在虚拟的网上没有可依靠的肩膀,可若云还是哭出来了,在她的情人面前,她知道他一定也能感知到她的泪水。

我听呆了,看见若云的眼里闪着动人的光芒,那是为爱而焕发的光彩。

若云说,她每天都要上网两个小时,不为别的,就是和她的那位没有见过面的“情人”聊聊天。这已经成为她每天必做的美丽的工课。

我知道网上有许多爱的故事,也知道它们的结局都不怎么美好。那种爱的虚拟注定了它脆弱的生命力。我说:“若云,你想过要见见他吗?”

我以为芳心大动的若云一定会渴望能见到这个网上情人,可是若云却淡淡地一笑,“我不想和他见面,如果见了面也许我就哭不出来了。”

我惊异若云在这魂牵梦绕的情缘中,居然能如此清醒地看待这份虚拟的爱情。

她说:“我不希望我们真实地介入对方的婚姻,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份纯精神的爱,能有人聆听我的烦恼与心情,能让我痛痛快快地哭一回。”

若云轻轻的叹息:“幸运的是他能懂得我,也能理解我,这就够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xskkw.com/aiqinggushi/21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