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情人

    错过了,

  就要学会释怀,

  也许有些人,就是用来怀念的,

  因为就算阻碍冲破了,在一起了,感觉也不对了。

   (一)

  2015年的初冬没有大雪,可是冷冽的寒风依然刮得脸颊生疼。这是罗一来H城过得第二个冬天了,而一眨眼的功夫,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傻傻的姑娘。

  变了还是没变,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不过是教学楼到宿舍的一小段路程,罗一的鼻尖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刚走进宿舍,就听见室友在对做家教和开微店赚钱的想法以及做法高谈阔论。

  她微微停顿了几秒后悄然转身离开,对于一个并不善于赞美和艳羡别人的人,在她看来与其花时间去羡慕别人还不如努力地提升自己。

  可是在还没有想好做什么和不知道如何做的情况下,她也只好期期艾艾地看着别人挣钱然后再悄摸儿地去啃老,但她始终坚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要走,就像每个人都会遇见对的那个人。

  终究还是一个没有什么阅历的小姑娘,因为难解郁闷之心,她便在空间里发了一条说说以表达此刻的心情:来呀,来虐我吧,独虐不如众虐,求虐,憨笑/。然后施施然地爬上床去找周公喝酒。

  一觉醒来后的她就看见了沐琰在说说下的留言:“要帮忙吗?坏笑/”

  她思索了半天,然后敲击键盘回复一句“好啊,先把你快递过来,不包邮就不要。”

  就这样他们你来我往又是一顿天南地北的胡扯,直到网络另一端的他要去上课,这才结束了话题。

  罗一轻笑着摇摇头,然后关掉了电脑。因为愣是谁也不会想到,这么暖心又和谐的画面会出现在两个曾经深深喜欢而又没有在一起的人身上,而且现在的他们之间也只有喜欢过而非正喜欢着。

   (二)

  有人说,狮子座的女生面对感情时,会显得比较鸵鸟,在爱情面前更是迟钝。“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就像是一道墙,筑在勇敢与怯懦之间。如果不表白,无论你说再多甜蜜的话,什么“你是我心里的唯一”“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是我穷极一生想要守护的人”等等,她也只会把你当朋友,甚至会认为你在故意玩弄暧昧,生气你玩笑开过火。

  而且狮子座的骄傲与自尊决不允许自己做一个插足的第三者。一旦放弃一段感情,就决不回头,即使会回忆、会难过、会心痛,但在人前依然还会表现出一副快乐的模样,甚至谈论到喜欢的那个人时还会适当地参与几句。

  据说这一切都源自她们对缺乏安全感的自己的一种保护。

  所以当你爱上一个狮子座女生时,记得一定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因为一旦她选择了放弃,就再也回不到曾经。

  罗一是一个骨子里带着小忧郁的姑娘,安静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充满书香气息的女子,清新的文艺中带着淡淡的忧伤;暖心的时候她像一枚温润的玉,握在手里就能感到沁入肌肤的温暖;孤注一掷的时候她又刚毅中带着决绝,而敏感更是她拒绝却无法推拒的。

  所以她总是把自己扮作一个傻到没心没肺的迷糊蛋。希望在给别人带来快乐的时候更能快乐自己。

  但是久而久之,迷糊就成了她给大家的印象。只是她清楚地知道,私下里的自己,自尊心极强,又缺乏安全感,敏感得总能把事情看得通透,是个典型的狮子女。

  高中时的沐琰已是十分的耀眼,作为学霸中的优等生,有点像传说中的入江直树,对他来讲学习好像手到擒来。所以在大伙“吭哧吭哧”地算了一本又一本的习题以后,他也将小说翻了一本又一本,只是100分的题别人撑死也就考个98,可是他永远都能考100。而100和98的区别就像马云说的那样:98是因为所学的知识值98,而100却是因为满分只有100。

  但他有一个致命的伤,便是他的字,很丑,真的很丑,粗狂中带着毫无章法的错乱。

  大神的思维总是我们不能企及的。自幼被人崇拜和敬仰着的他从未主动地靠近过谁,更不懂得如何放低姿态地去追求,即使在他的身上我们看不到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但也冰冷得让人难以靠近。至少多数女生是不行的。

  高一的时候,他的同桌叫秦雯,那是在罗一之前唯一一个和他走得近的女生,很多人都说他们是相互喜欢的,等到大学毕业后就会在一起。可是对于传闻,两个当事人都未表态。因为秦雯是真的喜欢,而沐琰却是不屑解释,在他看来,对于秦雯虽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更何况他一直坚信流言止于智者。

  只是沐琰没有想到,他曾经的放任竟生生抹掉了青春岁月里最为绝伦的一笔浓墨重彩,甚至还牵扯了无辜的感情作为陪葬。只是那时一切都已无力回天。

  这个世上最不值钱的就是后悔,拼尽全力也都回不去的就是昨天。所以曾经那些实现了的、没有实现的也都只能用于缅怀而永远都无法重塑,所以最好的结果也许是放手让它们随风而逝。

   (三)

  罗一很喜欢看书,她除了对书的呵护令人发指外,对字形的要求也很是严格。所以她对于书法好的人没有免疫,对于字丑的人就直接弃如蔽履,而对那些字丑却还要在她的书上写的人,更是将其划为敌人,不时得拉出来仇视一番。

  可是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曾让她引以为傲的数学在一个动不动就考满分的人面前苍白得形同虚设。

  那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早晨了,罗一像往常一样在罗妈妈的狮吼中似醒非醒地带着她的拖延症,从床上拖到了客厅。

  意料中悲剧地发现没有时间吃早饭时,只好囫囵地吞下一口粥,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车棚,接着又一路火花带闪电地连闯三个红灯。

  终于到了学校的前门,却听见上课铃声正在欢快地响着,而她上课的教学楼紧挨着学校的后门。

  如此悲惨的境遇却还只是三分之一。因为在去教室的路上她还要快速地计算老班最可能的行走路线。然后选一条几率最小的••••••

  最终的结果是爬在桌子上的她脸红脖子粗的就像三伏天的狗,急剧地喘着气,当然也不忘为自己的幸运而沾沾自喜。

  这是罗一的青春,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青春。

  可即使这样,每天照样困得睁不开眼,而作业也从未做完过,每天,罗一都怀揣侥幸的心理迎接令人头皮发麻的数学课。只是常在河边走就没有不湿鞋的道理,唯一需要庆幸的就是时间上的早晚。

  所以在她潜伏了一段日子后终于被数学老师看出了破绽,老杨提溜着比罗一脸还白的习题册终于忍不住一怒冲冠了,只不过不是为了红颜而是传说中的高考。

  最后也因为她这根导火线,全班同学的习题册都被悲剧地观摩了一遍,意料中的现象导致的结果就是他要安排同学帮他检查大家的作业。并让负责检查的人查完以后在作业的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

  在安排后没多久,就迎来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检查,罗一看着这个新安排的组长,虽然他们之前并不熟,但就在他落笔的瞬间足以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因为他签下的“沐琰”两个字太丑,简直是丑到爆,她悄悄地在心里腹议着。

  看着一本又一本签过字的习题册被扔至一旁,她清楚地知道快要到自己的了。说时迟那是快,就在这个新组长抓起宛如的习题册的一角时,罗一的小手也紧紧地抓着另一侧。

  沐琰轻轻地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了罗一,然后又将视线滑向习题册,好像是在无声地询问。

  罗一逆着光看着他的眉眼,那轻轻挑起的眉毛让他想起了语文课上老师笔下的飞白,酣畅纯厚似流星划过苍穹,又虚实相生,具有图画美,这样想着想着她就笑出了声。

  直到同桌忍不住肘了她一下,她才想起要被检查的习题册。

  为了不让沐琰把太丑的笔迹落在她的书上,她尽可能地扬起一抹自认为很是亲切的笑。

  “组长,都写完了,可以不签字吗?多麻烦呀!”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飞快地翻着手里的习题册,只希望自己贴心的表现能让他认同自己的话,然后逃过一劫。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xskkw.com/aiqinggushi/31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