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清欢——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白槿湖 > 刹那清欢 >
更多

第25——27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二十五章:她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到处种爬山虎的女孩

这句话说完,简直是击倒了一大片的人,包括校长在内,秦如眷愣住了,哪里会想到斯文的许似年竟然说出如此放荡的话来,曼青手扯着自己红裙子的摆,气得巴掌大的脸都胀大了不少。

许似年倒并没有闭嘴的意思,继续下去他深情并茂的演讲,许珠当时就在想,这个哥哥真有可能把自己置身在了求婚现场,许似年也真的就差点要冒出来这句话了——秦如眷,你嫁给我吧。不过许似年接下来的这句话倒也着实不亚于求婚,许似年说了一句:“以后我不在这个学校里了,大家都替我好好照顾一下秦如眷,她是我家的童媳。”还强调了一下是儿童的童,媳妇的媳。

这么离经叛道的一句话一说出来,竟然学生带头鼓掌,还有一些低年级的小女生尖叫狂欢着,校长赶紧拿过麦克风说状元喝酒喝醉了,和同学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许似年又做出了一个更让人惊讶的举动,他跳到了一张课桌上,站在桌子上,说:“如眷,请你等我,全校人都知道你是我媳妇了,你就是我媳妇。”

竣秦如眷瞪着眼睛望着许似年,手上还拿着许似年给她买的一只冰棍,她舔了一口冰棍上的巧克力,用力的空空地吞了下去。她心想,许似年,你能再浪一点吗?

那些经历高考一下被解放了出来的学生,都一下子哇哇的轰炸了起来,都尖叫着狂欢着,开了啤酒就往校长的西装里倒,也是啊,不热吗,大热的天校长还特意穿了一件每次上级领导来市场就穿的西装,平时都熨烫得笔直的挂在食堂二楼的衣架上,每逢重大场合绝对会配上那身西装,那是好一个执着啊,部分春夏秋冬只此一件。

你见过十几个男生压在校长身上拉开校长的领口往里面灌冰啤酒吗?幸好校长正值壮年,不然那晚就要被疯狂了的学生弄得殉职了。可校长还是笑嘻嘻的从地上爬起来把西装脱了扔在了地上,第一次学生觉得校长冷漠的背后其实还是有温柔的一面的,那就是当状元出现在本校的时候。

俳许珠躲在厕所里打着电话,偷偷买了一部手机,那原是她存着要留到长大以后做减肥资本的钱,她买了一部二手的诺基亚手机,就为了和在省足球队的马卫打电话,直打到耳朵都热烫了起来,还是有说不完的话。

马卫答应一起去草原,就是他还想要带着一个朋友,许珠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挂电话前,马卫又说了一句:“我们教练管得严,晚上我都出不去,手机快没话费了,你给我交点话费吧,我下次见到你还给你。”

“嗯,好,我晚上就去给你充。”许珠答应着。

而秦如眷趁同学们都在做游戏唱歌的时间里,拉拉许似年的衣角,指指门外,许似年跟着秦如眷出了晚会的礼堂,他还没有来得及问她要去哪里,她拉着他的手,跑了起来,沿着操场,她带着他向校外跑去。他跟着她跑着,天上偶尔几颗星星,俏皮地看着他们。

跑到了一个大院子边的高高院墙下,她这才停下来,院墙上爬满了爬山虎,她指着爬山虎小声地对许似年说:“这些爬山虎都是我种的,瞧,长得多茂盛啊。”她说这话的神情,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着特自豪的光芒。

她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到处种爬山虎的女孩,看到爬山虎长势特别好,她就很有成就感,爬山虎是多么孤单的一种植物啊,不会开出美丽的花,只有那苍绿,绿得有些老,只有不断的向上攀爬,才不会枯死。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株生命力顽强的爬山虎,总是在努力向上,纵使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并不是公平的。

许似年抚摸着一片爬山虎的叶子,他想他愿是一堵墙,一堵任凭她想攀爬多高都可以给她依附的墙,他愿做她的铜墙铁壁。

他们共同的那些朋友,到最后也没有能明白,那么坚如堡垒的铁壁铜墙为何最后变成了断壁残垣。

如果爱到极盛最后是必要衰颓,那么,后来的秦如眷她依旧不后悔。

这世界的情啊爱啊,总是要在千百遍浅尝深品后才悟的欢春悲秋。

她指着院子内,在他肩旁说:“这是我们学校董事长的家,他家可豪华了,听说有个特别美的游泳池,你敢和我一起去游泳吗?”

许似年嘴张成了一个“O”形,指着自己,再指指秦如眷,就作了一个双手划水游泳的姿势,她欣喜地点点头,许似年摆着手摇摇头,虽然今晚他已经做了很多相当豪迈的事,可要让他大晚上偷偷溜去学校董事长家的游泳池游泳,他还真没有这个胆量。

三晋中学是私立中学,校长也不过是给学校董事会打工的,幕后的大BOSS自然就是董事长了,董事长的尊容没有几个人见过,见过的人一般都被开除了,都是在学校里犯了极大极大震惊了董事会的学生。

当然,许似年是肯定见过了董事长的,据说奖学金也是董事长亲自开车去许似年家送给他的。

她可不管许似年去不去,她就靠着墙角,寻找到了一个石头做踏脚,双手撑在墙上,噔地蹦了一下,一撑就跳了过去,许似年见她都过去了,那自己也只有过去了,两个人都进了院子。

果真是豪华的院子,不,这不是院子,这应该叫“府上”。

第二十六章:他好像从青春期开始就爱穿一件白色背心

宅子非常的古典,唯一西式的地方,那就是那个清亮透彻的游泳池了,不算是很大,也不深,浅浅的蓝色,正热的夏日晚上,看着游泳池里的水就十分的凉爽。

她对他使了使眼神,便开始解裙子纽扣,许似年立即闭上了眼睛,双手笔直笔直地伸到双腿外侧贴着,呈立正的姿势,只是眼睛是紧闭着的。

这倒叫她捂着腰笑了起来,她在他头上戳了一下,说:“你能不能纯洁一点,把眼睛睁开,我里面穿衣服的好不好。”

他慢慢睁开眼睛,有些羞涩,这让她又纠正了一下,说:“不对,你是太纯洁了,小时候梅姨给你洗澡,我不知道看了你多少次呢,还有去年梅姨还给我看了你两岁时穿开裆裤的照片,小都露出来了。”她说着倒自己脸红了,想自己怎么就这么不纯洁呢。

竣许似年也羞涩了,却见秦如眷将裙子脱去,里面穿了一件军绿迷彩的背心,白色的热裤,长而直的腿,她拉着他的衣服让他赶紧脱,他手抓着衣角,不动。

她索性就赌气站在一旁说:“你脱不脱,你要是不脱我可就继续脱了。”

这句话倒把许似年给吓到了,马上就将上衣给脱了,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背心,这引起了她的笑,是啊,多纯洁的男生啊,还有几个男生穿着天蓝色的T恤里面还穿着个背心。

俳她想了一下明白了,他好像这些年从青春期开始就爱穿一件白色背心,只是她没有太放心上,再一想想,他穿背心就像女孩子发育时要穿文胸一样自然,这一发现她就想他一定是一个非常纯洁非常自爱的男人。

他的底线是不脱背心,她心里小小鄙视了一下,又没有咪咪还不肯脱背心,她慢慢的进了泳池,哗,真凉爽,她的全身细胞就活跃了起来,这也触动了他,他小心翼翼地下了水,很快也在一片清凉的水里包裹着活跃起来。

她拂水到他的脸上,一回两回,他也拂起水花洒向她,很快笑声就传了出来,于是大门传来了声响,好像是有人要出来了,她忙给他一个手势,捏着鼻子,憋气潜入水底。

两个人蹲在水池底,捏着鼻子,对望着,过了十几秒,没有什么动静,秦如眷悄悄仰起头一看,董事长正不解的眼神到处扫射着,她忙吸了一口气又潜了下去,让许似年去上去换气。

直到一切又归复了平静,他们这才从水里爬上来,蹑手蹑脚的提着鞋和衣服,攀过院墙,一走在院墙上,秦如眷就唱了起来,她唱着当时流行的歌,刘若英的《后来》。

她光着脚,走在前面,蹦蹦跳跳,手上提着鞋和裙子,他在后面走着,天蓝色衬衣搭在左肩上,微笑着看着她走在前面,像儿时一样,肆无忌惮地跳着叫着唱着,这才是真正的秦如眷。

他看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宠溺的,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爱,都给她一个人才要好。

她在前面欢乐地跳着,回头朝他喊着:“许似年,你快点呀。”

许似年,这三字非要是秦如眷喊出来才是最动听的,他这名字,就是为她而取的,非得她喊才有味道。就好比旁人要说了:许似年,秦如眷喊你。

多么美好的一对名字啊。

许似年心就像是一坛陈年的老酒被打翻了一样,醇厚的香漫漫散散迷转开来,只闻芬芳满怀。

他们走了很久的路,起初她还像个孩子一样光着脚跑着要他追,追不到就得背她,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追不到她就背着她,最后她在他的肩上睡着了。她的脸庞就在他的颈间,她朦胧中闻到了他身上好闻的味道,不是他家豆腐坊的豆腐香味,而是,浅浅的木香。

是树木的香味,很好闻,很容易让人安宁入睡。

他背着她走到了她家门口,又想,还是再绕一段路回来吧,于是又背着她往转走。

她的一双鞋又鞋带系着挂在他脖子上,他背了好长好长的一段路,她是在睡梦中准备翻身的,怎么翻也翻不过来,许似年感觉到她在背上身子不停地用力往右转,他就想这丫头怎么非要往右转啊。

翻身屡次翻不动,这让她醒了过来,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竟在他的背上度过了一个甜蜜的美梦。

她想他一定是累坏了,忙下来,穿好鞋,又套上了裙子,问许似年:“你怎么不叫醒我呢?现在都夜里几点了啊?梅姨会不会到处找你啊,还怕这个状元儿子被人拐走了呢。”

许似年倒不觉得晚,时间过得太快了,背着她几个小时感觉就像是几分钟,就是腰直不起来了,可还是要强撑着直起了腰板,他没有戴手表,也不知道具体时间。

她倒灵机一动,说:“我有办法了。”于是手扩成一个喇叭状在嘴上,大声地喊道:“许似年,中秋快乐,圣诞快乐。”

这大夏天的,一不是中秋节,而不是圣诞节的,她这么一吵嚷几声,有人拉开了窗户对着路上就叫着说:“都一点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再吵就把你送脑科医院去。”

她吐了吐舌头,眨着眼睛说:“瞧,问出来了,凌晨一点了,走,我们回家吧。”

他走到她面前,很认真地说了一句:“秦如眷,中秋快乐,圣诞快乐。”

她扑哧一笑,捂住了脸,却眼泪掉了下来,她说:“我们俩都得去脑科医院了。”

第二十七章:只要秦如眷在,去哪儿都是幸福

不久后,许似年收到了复旦大学的通知书,这是让许家人振兴的消息,许似年他爸做了一辈子的豆腐,终于把儿子给盼出来了,也算是出人头地了,许珠也乐呵极了,想着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和马卫一起去草原了。

梅凤应该是最高兴的一个人了,终于扬眉吐气了,先前答应奖励许似年去草原的事也高兴的抛到了脑后,许似年沉不住气了,提出要出去游玩,当然,他说了要和如眷一起去,至于许珠要带马卫许似年并没有说。

最终,没有批准去草原,这让许似年相当的沮丧,不过梅凤答应了,可以给他们在昆山市内游玩的机会和游资。谁让许似年一下子就成了天之骄子呢,当妈的根本不放心让宝贝儿子离自己太远。

许似年想就算不能去草原,能和秦如眷一起外出宿营野炊游玩几天也是非常幸福的,只要有秦如眷在,那去哪儿也都是幸福的。

竣最失落的就是许珠了,因为得知要一起去爬山,而且就是昆山内,她很担心马卫不会来了,又央告了马卫几次,马卫最终答应来,当然,还是要带着一个朋友来。

准备爬山的那天,许似年就在秦如眷家别墅的院外等着,他不时的跳起来看着别墅里,看见秦如眷穿着鹅黄色的运动装,带着鸭舌帽,家中的保姆正在给她包里装准备好的吃的。

秦如眷又对妈妈叮嘱了一些话,秦荷似乎也能明白一些,点点头,朝她笑。

俳许似年看着秦如眷像一只黄蝴蝶一样从院子里飞了出来,他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她也没有松开,他牵着她跑向了事先说好了要集合的地方。

马卫果然来了,也果然带了一个朋友来了,是一个身材窈窕玲珑浮凸面庞清秀的女孩,这让许珠的心一下就瓦凉瓦凉的,被冷水浇了个透,女孩叫肖贝,马卫就一声声喊着“贝。”

五个人一起上了大巴,肖贝有着非常灿烂而健康的笑容,马卫和肖贝坐在一排,许似年和秦如眷坐在一排,许珠则孤零零地坐在最后,肖贝就坐在许似年正前方,她倒是对许似年充满了好感,不时的回头朝许似年嫣然一笑。

这让秦如眷心里非常堵得慌。

许珠则更是觉得自己有替他人作嫁衣的悲伤之感,肖贝在车上唱起了歌,嗓音如风铃一般,许珠听到后来,不知道是歌太伤感了,还是自己本身伤感了,竟偷偷抹起了泪。

看着自己胖乎乎的手,都是肉,可恶的肉,可恶的肥胖,许珠恨死自己长得这浑身的肉了,如果不是这么胖,她也不至于这么自卑,自卑地连正眼看马卫一眼都没了勇气。

爬山的时候,许珠更加觉得选择爬山那就是一个错上加错,哥哥许似年心里全然地照顾着如眷,马卫则扶着娇贵的肖贝,只有可怜的许珠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前面的两队人还不时地回头叫她走快一点,不然待会到了山顶上烤肉就不给她吃。

真是委屈啊,许珠越想越气,身上还背着肖贝的一个小红包,里面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硬硬的盒子顶着包,背在身上硌着疼,许珠看了一眼前面,就想打开肖贝的包看看,赫然看见了一盒杜蕾斯和一盒妈富隆。她赶紧慌乱的把包拉好,又按了按,脸胀得通红的,班上的男生经常在说这些,她大约都懂了。

原来马卫和肖贝是那样的一层关系啊,她想到这里心中十分的难过,马卫怎么能和肖贝那个呢,要是那个也应该是和她那个啊。那个那个,她一想到马卫和肖贝那个了,她就又羞又恼。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秦如眷也累得不轻,好在许似年一路上都照顾着她,生怕她被荆棘或者小毛毛虫弄伤。几个人坐着休息了一会,就开始拾柴生火搭帐篷,许珠去捡柴火,肖贝爬到野花丛边摘野花扑蝴蝶,嘴里哼着歌。

秦如眷做饭好吃,负责做饭,马卫也和许似年说着话,别看许似年学习起来认真,其实他也是足球爱好者,球也踢得非常棒,他和马卫搭帐篷的时候,许似年就问马卫:“你喜欢许珠吗?你怎么想着要带着另一个女孩子来呢,你应该知道,许珠是喜欢你的。”

马卫点头说:“我知道许珠喜欢我,我也挺喜欢她的,不过肖贝是我的女朋友,非要吵着来的,她是我们球队的拉拉队员,是足球宝贝呢,怎么样,身材相当正点吧,我把她给干了。”

许似年很厌恶这样的话语,他总是一脸正气的样子,说:“马卫,如果你抱着玩玩而已的心,那么请你离我妹妹远一点,她是个小女孩,什么也不懂,真的她玩不起的,如果我发现你伤害了许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马卫笑着不重不轻的一拳打在许似年的肩上,说:“哥们,放心,我不会对许珠怎么样的,我对她,就是挺喜欢的,没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冲动。”

然后马卫又压低了声音对许似年说:“你女朋友也不错啊,条子挺正的,还特有气质,怎么样,今晚准备怎么过啊。”

带了两个帐篷,是准备两个男孩睡一个,三个女孩睡一个的。

许似年正色地说:“我告诉你,不许拿她开玩笑,听到没?否则别怪我跟你急。”

“哥们,瞧你,好,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就喜欢你一本正经的样子。”马卫笑了,手麻利地搭着帐篷。

肖贝摘了一大束野花,连蹦带跳地跑了过来,丰满的上围上下窜着,许珠满身都是木灰抱着一摞柴火走过来。肖贝一下子就撞到了许珠的柴火上,被柴火戳到了脸,马卫放下了手上的工具跑了过来,轻轻地责备了一句:“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伤到了哪里没?”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